平凡小女孩

蛛网头: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叶喻/ABO】目之所及(上)

WINGS嘤嘤南韵:

◎原著向超长双箭头的甜甜恋爱故事。


◎关注我的叶受圈宝贝们看清楚了是叶喻。叶喻哦。看清楚再点。叶A喻O哦。可能会有生子。


◎这篇文纯粹就是我想看鱼撒娇。爽文,懂?


◎ooc。全篇都是瞎几把扯的私设因为我记不得原著细节。【这就是我一直不怎么喜欢碰原著向的原因。


个人目录


 


 


 ——————————————————




【叶喻】目之所及


文/嘤嘤南韵


 


 




叶修和喻文州其实认识的挺早的,早到魏琛自己都还不记得他的训练营里边有一个玩术士的小孩叫喻文州,早到叶修——那时候应该叫叶秋也还不记得蓝雨训练营那个叽叽喳喳的小剑客名字叫黄少天。


 


所以说不算上魏琛方世镜他们那一群老家伙,叶修最早认识的蓝雨队员应该是喻文州。那时候魏琛把他带进蓝雨训练营,也没有特别说过他的身份,自己也才刚刚脱离奶娃娃行列的叶修跟着一看就是撒丫子往中年大叔方向狂奔的魏琛转了几圈,象征性的开几句嘲讽,毕竟他对蓝雨的新人没多大兴趣。谁知道会被比他更奶的魏琛的小弟黄少天扔了一大堆文字泡。


 


再一回头,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那个少年。他没有往这边看,戴着耳机很认真的在鼠标键盘上操作。穿着和周围一群宅男格格不入的白衬衫,一尘不染。


 


就好像时光凝滞在了他身上一样。


 


 


 


 


没过多久叶修又在蓝雨走廊上的自动贩卖机那里遇见了他,因为只有他一个是穿着衬衫的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男孩俯下身从机器里拿出一瓶绿茶,挽到小臂的袖子随着动作上下起伏,看到身后的叶修就往旁边让了让。叶修投进纸币,按了可乐的按钮,等待机器反应的间隙瞥到旁边并没有离去的男孩,那男孩的目光毫不遮掩的落在他身上。


 


“叶秋前辈?”男孩突然开口,眼睛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叶修有一点点惊讶,他今天来蓝雨穿的不是嘉世的队服,魏琛应该也没有提前告诉过他们他要来,不然刚刚在训练营里面不会这么平静。叶修对自己的知名度还是有点自信的,毕竟是荣耀联赛到现在唯一的冠军得主。


 


“老魏告诉你们的?”叶修猜测。


 


“不是,我猜的。”男孩的变声期应该刚过没多久,嗓音不高不低,再加上南方人温润的咬字习惯,叶修并不想承认自己从一开始就被喻文州这只小狐狸给撩到了。


 


“那我告诉你一秘密啊,”叶修突然起了逗逗这小孩的心思,“其实我不是叶秋。”


 


喻文州愣了一下下,眼神里带着点疑惑,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看着叶修把“我不相信”四个字写在了脸上。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精的吗?比记者还难糊弄啊,叶修想着。不过叶修这话倒也说的坦荡荡,确实啊,叶秋在B市上大学呢这会儿。


 


喻文州没有太多的反应,叶修也懒得再逗他,扬了扬手准备走了,谁知道喻文州又突然叫住了他:“前辈,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


 


叶修花三秒钟想了一下,凭这小孩刚刚表现出来的意识,虽然说手速真不怎么样吧,以后八成也是要在职业圈见面的,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笔,在可乐的标签上写了一串数字,撕下来递给喻文州:“我不用手机,这是QQ号。好好练习啊,以后来场上跟我打。”叶修轻轻的拍了男孩的肩膀,转身往蓝雨队长室那边走去。


 


喻文州手里攥着叶修的可乐标签,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谢谢前辈。


 


那是第一次,有人对喻文州说,你可以出道。


 


中央空调的冷气开的很足,空气中似有若无的弥漫着一种海盐柠檬水的味道,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蓝雨的空气清新剂挺好闻的,叶修想着。


 


当天晚上,叶修就跟着嘉世回了h市。刚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登上QQ就看见了一条验证消息,备注上写的是“蓝雨训练营  喻文州”,叶修点了同意,就没有再多管了。


 


喻文州显然深谙与人交往之道,最开始只是会发几句类似于前辈好之类的问候,有时候叶修会回他,忙起来看不见也是时常有的事情。后来他会渐渐提出一些角度刁钻的问题和叶修讨论,有时候还会和叶修一起约着下本。到第二赛季中后期,喻文州已经成为了叶修列表里面联系最频繁的了。


 


都说蓝雨副队长黄少天是个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可叶修倒觉得蓝雨队长喻文州也贼会抓机会,要不怎么当年一抓一个准把叶修抓他心里一辈子都没出去呢。圈内公认的叶修铁哥们黄少天都是在喻文州几个月之后才加上的好友。


 


 


 


 


喻文州连赢魏琛三场,这事叶修是从黄少天那里知道的。黄少天性格本来就大大咧咧,又是个自来熟,没两下就和叶修混的称兄道弟了。魏琛人间蒸发黄少天找不到,就跑来问跟魏琛关系还不错的叶修,一下子黄少天的消息在聊天窗里蹦个不停。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老叶你知不知道魏老大去哪儿了啊?我怎么发消息他都不回也找不到他你有没有跟他联系过啊??


 


一叶之秋:老魏?他失踪啦?


 


夜雨声烦:老鬼前天来训练营跟我们打结果输了


 


夜雨声烦:不仅输了还连输了三把


 


夜雨声烦:不仅连输了三把还输给的是一个吊车尾


 


一叶之秋:我现在开始怀疑你对老魏的忠心了……


 


夜雨声烦:去去去你说他会不会想不开啊他不会就不回来了吧…


 


一叶之秋:老魏输给谁了啊?这么能耐?


 


一叶之秋:文州?


 


夜雨声烦:就一吊车尾的


 


夜雨声烦:我靠老叶你怎么认识他???!!!我跟你说喻文州要是真的把老鬼气走了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


 


一叶之秋:什么原不原谅不出意外的话我猜他马上就是你队友了。


 


……


 


 


 


 


喻文州打赢了魏琛,还是连赢三场,叶修有一点点惊讶,魏琛什么水平他清楚,虽然老是老了一点但经验意识都在那,对喻文州就算第一场没认真输了一次之后也会火力全开了,也就是说喻文州至少赢了两次全力应对的魏琛。再说喻文州也占不到手速上的便宜,魏琛就是再老个几岁手估计也比喻文州快。叶修突然开始好奇,这个聪明到过分的男孩究竟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叶修小窗了喻文州说了一句听说你赢了老魏三场挺能耐啊,又加了一句要不要来和一叶之秋试一下,喻文州没有回复,估计是有事吧。


 


叶修最后还是没有抵住黄少天的唠叨,勉为其难的给魏琛发了个消息,本来以为魏琛既然人间蒸发就不会再出现,没想到他回的倒不算晚,看来可能只是躲他亲生的话痨徒弟而已。魏琛的QQ名改了,换成了“迎风布阵”,叶修本来没给他打备注,一下子差点找不到。


 


其实变的不是网名,是整个蓝雨战队。


 


叶修明白,估计喻文州和黄少天也都明白,蓝雨战队创始人之一,蓝溪阁工会建立者,索克萨尔第一任主人,蓝雨第一位队长魏琛,应该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叶之秋:这就走啦?


 


迎风布阵:嗯。


 


一叶之秋:嘿我说老魏你不厚道啊,走就走怎么还玩消失呢,你知不知道你那个话痨吵了我多久。


 


迎风布阵:呵,最好是能吵死你,联盟里终于有一个人可以跟你PK垃圾话了。


 


一叶之秋:那不一样,他明明只有数量优势。


 


迎风布阵:数量优势也是优势。


 


一叶之秋:说真的,你就这么走啦?不给那群小崽子留点遗言?


 


迎风布阵:让黄少天那小崽子知道了我还走得了吗。


 


迎风布阵:蓝雨已经不需要我了。


 


一叶之秋:索克萨尔你给谁了?老方还是文州?


 


迎风布阵:看老方安排吧,给不给喻文州,迟早的事。


 


迎风布阵:诶不对,蓝雨的安排我干嘛要告诉你?你是不是特地来打探消息的?!


 


一叶之秋:我两冠谢谢。


 


一叶之秋:不过文州现在出道确实太早,再等等比较好吧。


 


迎风布阵:说来我都没问你。


 


迎风布阵:你啥时候勾搭上我们喻文州的??一口一个文州叫的挺亲啊??我跟你说喻文州是我们蓝雨的啊你想都别想。


 


迎风布阵:不对,嘉世也不需要术士啊。你不会是看上喻文州了吧??


 


一叶之秋:我佩服你的脑洞。


 


迎风布阵:不过喻文州那小子也是长得不错哈,我跟你说他可是我们蓝雨从上到下唯一一个omega可宝贝了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拐走的。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喻文州是omega?


 


迎风布阵:对啊,我也才看过他资料。


 


迎风布阵:不是我性别歧视,这小子以后的路估计很难走啊。


 


一叶之秋:他以后会是蓝雨队长吧。


 


迎风布阵:以后的事谁知道呢。不过这种事情那小子应该干的来。


 


……


 


 


 


 


喻文州是个omega,叶修还从来不知道。其实说来他和喻文州也就见过那么一次,他连替补都不是,就一训练营的小孩,还是吊车尾,自然不可能跟着蓝雨打客场或者出席什么活动,也就那么一次蓝雨主场对嘉世见过面,叶修记得当时并没有闻到什么信息素的味道,可能就因为这个一直以为喻文州是beta吧。


 


在这个社会里,虽然人人都宣扬着什么性别平等,终究还是对omega不公平的。omega天生就是孱弱的代名词,不管怎么努力都与alpha差一大截的精力体力,每个月必经的三天发情期,刻下后就无法更改只能服从的生理标记,种种其实都注定了omega无法睥睨众生。就算是这小小的荣耀圈,也都有好几个alpha,韩文清、吴雪峰、林杰、张佳乐孙哲平还有叶修自己,都是货真价实的alpha,至于omega……所有战队加起来可能也就那么两三个,还都是可有可无的替补队员。


 


喻文州单挑赢了魏琛,按正常人的想法都知道未来的索克萨尔一定会在他手上,而索克萨尔身为蓝雨的招牌,应该不能只是一个单纯的队员。


 


再说了喻文州这家伙聪明到过分,不让他当队长管这些糟心事可惜了,叶修觉得。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都还太早。


 


 


 


 


喻文州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叶修的消息,还拒绝了。这种情况可真的罕见,平常都只有叶修拒绝喻文州的PK,这次倒反过来了,并且还是跟一叶之秋打,而不是跟叶修。


 


叶修没怎么在意,来了这么一出估计喻文州那边也挺乱的。喻文州又销声匿迹了两天,从黄少天的夺命连环吐槽中叶修得知喻文州这两天也不在蓝雨,好像是请假回家了。


 


这下子刚知道喻文州第二性别的叶修还不明白吗,那啥到了呗。


 


一直到最后这场竞技场也没打成。


 


 


 


 


很快第三赛季开始了又结束了,叶修不出所料的又拿下了一个冠军,创造了三冠的嘉世王朝。这个赛季叶修见过喻文州两次,跟蓝雨的主客场比赛他都在,不过只是跟在蓝雨的后面默默看着,也还连替补都不是,看来方世镜并没有打算安排他上场,不过单从跟比赛这一点来看,就足以看出蓝雨对于喻文州的重视。


 


第三赛季夏休期的时候,喻文州跟他说他已经和蓝雨签约了,下个赛季出道。叶修说老方没禅让啊他也该退了吧,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回了一句前辈好眼力。叶修问要不要来一把竞技场,然后马上又自己开玩笑说不行你以后就是敌方队长了这不自爆老底吗,最后两个人还是开了竞技场,喻文州用的索克萨尔,看起来他和索克磨合的不错,不过叶修没有用一叶之秋,是一个小号。


 


第四赛季蓝雨应该是所有战队中变动最大的了,退了好几个,主力换了大半,喻文州黄少天接任正副队长,还有几个训练营的也一起被提了上来,第四赛季的蓝雨,是崭新的,谁都没有接触过的。


 


叶修经常会找蓝雨的比赛视频来看,不管是对谁,蓝雨的团队赛指挥永远是喻文州,虽然冲在前面锋芒毕露的是夜雨声烦,但明眼人都知道后面的索克萨尔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蓝雨的战绩不算太优秀,胜负参半吧,一些比较弱的队伍还是抵不过黄少天的机会主义和喻文州的心脏的,但遇到一些老油条比如叶修韩文清张佳乐的时候差距就出来了。到最后蓝雨也没有进季后赛。那是蓝雨战队四个赛季以来第一次没有进季后赛。


 


说没有压力肯定是假的,虽然那年荣耀的影响度还没有那么大,但粉丝数量也不容小觑。一时间所有的舆论都指向了喻文州,手速成了一大攻击的要点,网络上的黑子铺天盖地,说蓝雨怎么落魄到让这么一个手速不过200的人当队长,还有说让喻文州别在职业圈混了的,列出来的都是因为手速问题而导致的明显失误,打的比较漂亮的几场团队赛却从来没有人提起。


 


这还是在喻文州第二性别未公布的情况下发生的,叶修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暴露出喻文州的第二性别,网络舆论将会更激烈。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偏偏出了一篇帖子,楼主称自己是“圈内人”,说曾经见过蓝雨队长喻文州在厕所打omega用的抑制剂,再一次点燃了荣耀圈子。


 


蓝雨公关没有否认,毕竟这种事情没人在意也就算了,真要深究怎么样都瞒不住,现在否认了以后再爆出来个石锤那可不就是说嘴打脸,所以只是发了声明说喻文州是蓝雨战队经过多方考量任命的队长,战队成绩不佳我们深感遗憾,但蓝雨始终相信并支持喻文州队长,战队目前正处于磨合期,请大家期待以后的表现。


 


这就等于承认了喻文州的第二性别。


 


这事闹到后面连omega保护协会都出面控制场面了。黄少天也一反常态的放下心里那残存的一点点对喻文州的怨念亲自上阵,刷了好久好久类似于喻文州就是我们蓝雨的队长他可好了你们怎么就看不起omegaomega招你惹你了小心到时候被我们队长按在竞技场摩擦之类的话。


 


这事闹的连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荣耀生的叶修都知道了,抱着微博刷相关消息刷的眉头紧锁,苏沐橙连连称奇。


 


喻文州和叶修的联系里面并没有什么异样,仿佛一切如常,并没有受到那些糟心事的影响。


 


喻文州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叶修早就发现了。


 


叶修没发现的是,他居然对除了荣耀女神之外的一个人的事,这么上心。


 


 


 


 


第五赛季的全明星又是在嘉世举行的,喻文州擦边入选,估计也都是“蓝雨队长”这四个字帮他拉到的票,排名远远不及黄少天,但好歹是进了。


 


说实话第五赛季进行到现在,蓝雨的成绩还算不错,继续保持下去是可以进季后赛的,比起上个赛季简直突飞猛进,团队的配合明显好了很多,剑与诅咒的名字也开始在粉丝中更多的并列提起。


 


那时候嘉世仍是绝对的强队,叶修仍是高居全明星榜首的荣耀第一人。


 


第一天活动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叶修熟门熟路的钻进了他平时开溜的小道,却不想在小道里遇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喻文州。


 


喻文州似是刚从厕所出来,在转角处被什么人堵住了。


 


叶修隐隐约约又闻到了和之前蓝雨走廊如出一辙的海盐柠檬水的清香。


 


叶修走进了一点,看清了转角那边发生的事情。是两个男人把喻文州堵在角落了。这里是选手通道,只有内部员工才能出入,又是叶修看中的逃跑路线,自然偏僻的很,在这种情形下两个alpha围堵一个omega是想干什么是个正常人都能知道。


 


“听说喻队长是个omega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怎么说话呢,还没闻出来么,喻队信息素真挺好闻呢,喻队这是发情了吧?抑制剂打过了么?需不需要我们来帮您?”


 


“啧,喻队这种人混职业圈应该挺辛苦的吧?诶喻队,比赛的时候发情应该怎么办呀?”


 


“那可不,喻队您这手速本来就不高,还是劝您一句别玩职业了吧,网游里倒说不定能称霸。”


 


喻文州靠在墙角,用尽全力维持着得体的表情和姿态。但实际上他确实正处于发情期,来这边就是找个偏僻点的洗手间打抑制剂的,抑制剂刚开始慢慢生效,被两个alpha刻意放出的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围攻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喻文州觉得自己几乎快要站不住了,身体里冰与火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博弈,难以言喻的感觉疯狂涌至下腹。


 


每次当这种无力感淹没身体的时候,喻文州就会痛恨自己的第二性别。


 


明明很想做出改变,却终究还是要臣服于这该死的本能。


 


“你们在干什么。”


 


三个人同时被吓到,喻文州抬头,看见的是站在拐角处的叶修,那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懒懒的站在那里,可在他眼里,那一瞬间的叶修无异于救世英雄。


 


直到很久以后喻文州还是不敢想如果那天叶修再晚一点经过那个地方,或者根本没有出现过,后果会是怎样。他也许会拨通黄少天的电话,不,不对,他会打给叶修,因为这个地方是嘉世,黄少天不一定能找到,然后他们接到电话以后会开始找他,在他们找到之前不一定会发生什么,又或者这通电话根本就打不出去。


 


那两个人看到叶修自然是怂了,叶修认出其中一个是嘉世训练营的,在训练营也好久了一直没有安排出道,应该是太心高气傲了看到喻文州心生嫉妒吧。


 


那两个人自知理亏落荒而逃,叶修上前查看喻文州的情况,喻文州明显非常糟糕,身体软绵绵的靠在墙上,满头大汗,摇摇欲坠。叶修收起浑身都信息素,扶了一把喻文州,喻文州就这么顺势倒进了他的怀里。


 


海盐柠檬水的味道灌满鼻腔。


 


原来那不是蓝雨的空气清新剂,而是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


 


叶修现在有一点点生气,没来由的那种。喻文州的信息素撩的他也起了反应,偏偏那人还不安分的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开玩笑,哪个生理正常的alpha能忍得了一个发了情的omega在自己怀里蹭,更何况这个omega长得还挺好看,性子也讨他喜欢。


 


“文州,”叶修拍了拍喻文州,“抑制剂还有吗?”


 


“刚刚…最后一支……”喻文州下巴撑在叶修的肩头,回答。


 


内场那边传来一阵骚动。


 


“那边好像结束了,待在这里不是个办法。”叶修直接打横抱起喻文州,往他走过无数次的这条路走去。


 


喻文州比叶修想象中的要轻很多,再怎么瘦也有个一米七几差不多一米八的身高摆在那里,应该是omega天生骨架小体格轻吧,掂在怀里居然没什么分量。


 


叶修把喻文州带回了自己的宿舍。


 


这是叶修在权衡之下得到的最好的一个方法了,喻文州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可能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走出萧山体育馆,那么就只有嘉世内部可以选择。嘉世的空房间不多,并且以叶修对喻文州的了解他应该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的,那就只有带回叶修房间藏起来,然后叶修自己再去苏沐橙那里混一个晚上。


 


叶修把喻文州塞到自己的床上掖好被子,然后去嘉世的应急药品室里找出了omega发情抑制剂,顺便也找了一支alpha用抑制剂给自己打了,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不干死现在在他床上躺着的那小崽子。


 


“文州,醒醒,抑制剂来了。”叶修回到房间的时候喻文州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子微微颤抖,眉头紧锁。


 


“叶秋前辈……”喻文州意识回笼了一点点,乖乖的伸出手臂方便打抑制剂。


 


叶修挽起喻文州的袖子,把针头缓缓推进了白皙的小臂。


 


喻文州能感受到冰冷的液体在进入自己的体内流淌,但是那一点用都没有。天知道他有多么喜欢里枕头被子包括整个房间似有若无的那股碧螺春的味道,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被眼前这个alpha占有,想要被他填满。


 


那可是他喜欢了三年的alpha啊。


 


其实叶修出现的时候他是有一点窃喜的,谁知道他这个好前辈偏偏这么正人君子软香玉在怀还甘做柳下惠。


 


喻文州看得出来叶修其实也对他有一点喜欢,但他并不是很确定,毕竟叶修这个人看起来就只愿意和荣耀女神亲近。


 


叶修叮嘱了他几句就离开了,剩下喻文州一个人怀疑人生。


 


抑制剂开始生效,那种致命的灼烧感已经慢慢退下去了,喻文州翻了个身把脸埋在叶修的枕头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睡过去。


 


 


 


 


第二天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叶修就坐在旁边,一脸昏昏欲睡的样子。


 


“前辈。”喻文州觉得有点好笑,轻轻出声。


 


叶修像是突然惊醒一样:“文州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我从嘉世食堂给你打了点吃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前辈你要赶上黄少天了。”彼时还没有习惯黄少天的喻文州忍不住开口。


 


“……”一句话堵的叶修哑口无言。


 


“谢谢前辈。”


 


叶修莫名觉得自己昨天那股火气又上来了,顺势坐到喻文州身边指着那人的脸一顿数落:“昨天你怎么回事?一个人跑去那么偏的地方要不是那是我躲记者的路线刚好经过不然你怎么办?你知道昨天多危险吗?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你以后怎么办?”


 


喻文州眨巴眨巴眼,很识趣的一个字都没有说,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叶修被他这个眼神弄的没脾气,不甚温柔的呼噜了一把喻文州的头发:“你一个omega能不能长点心?”


 


喻文州突然翻了个身连带着被子扑叶修怀里,头埋在叶修腹部稍稍抬着眼看他:“知道啦前辈。”


 


“喻文州你……”叶修被他这么一动作搞得有点懵,“还说知道了,你这样扑一个alpha的怀里就真不怕我对你做些什么?”


 


“那前辈想吗?”喻文州得寸进尺的往叶修怀里拱,心满意足的嗅着对方被他弄的不自觉发出的信息素的味道。


 


叶修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凝滞。


 


喻文州对他什么意思已经够清楚的了,那他对喻文州呢?是喜欢还是仅仅只有前辈对后辈的关照?叶修觉得这个理由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因为昨天他看到喻文州在那里愤怒的几乎就要发狂,到现在还在生气,气喻文州为什么这么不会保护自己,喻文州的信息素让他心甘情愿沉迷,差一点点就要陷进去无法逃脱。


 


“喻文州,我希望我没有理解错。”叶修把人从床上拎起来,定定的看着他。


 


喻文州直接凑了上来,柔软的唇瓣蹭上了叶修的唇角。


 


信息素一瞬间炸开来,喻文州从昨天晚上叶修打的那支抑制剂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抑制剂,早就失效的差不多了,叶修的信息素一出来立刻勾起了喻文州的情潮,只能软在叶修怀里大口汲取着氧气。


 


“喻文州,我再问你一遍你想好了吗?”叶修亲吻着喻文州的发顶,轻声询问。


 


“想了三年了。”喻文州笑着用气音回答。


 


“怎么感觉你三年都没怎么变化有种我在欺负未成年小屁孩的罪恶感……”叶修捧起喻文州的脸,不怀好意的揉了一把。


 


“前辈我十九了。”喻文州笑眯眯。


 


“我当然知道。”叶修翻了个身把喻文州锁在床上,低头吮上了脖颈处的那片白皙。


 


信息素爆炸开来。








tbc.






不是卡肉因为我根本没打算写肉。




后续什么时候不知道。考完试有点自闭。






给个评论吧各位



【叶喻】 光 下

木头:

  #狗血
  


  #私设
 
  #…………向下正文


王杰希刚打开叶修房门时,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酒气。“叶修,你疯了吧?”
叶修坐在地上,靠着床边,手里拿着酒杯。身边零星散落着许多酒瓶“没有,怎么会呢。”声音低低的,如果我疯了,那我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占有喻文州吧!这讨人厌的理智。


狠狠地灌了口酒,晃着酒杯,没酒了。拿起一旁的酒,继续。


王杰希皱着眉:“叶修,你干什么呢?”


“喻文州,要死了。”


“好难受啊。”

王杰希一把夺去叶修的酒杯,揪着他的领口道:“要死的是喻文州,不是你老婆!你这一副丢了全世界的样子,?做给谁看!”看着叶修的表情,一点点变得极度哀伤,一丝从没想过的念头滑过王杰希的脑海。


“叶修,你不会喜欢喻文州吧?”这不麻烦了,喻文州可有一个爱到死的心上人,王杰希并不想自家老朋友陷进去。


“对!我喜欢他!去他妈的,我爱他,我爱他,你说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叶修突然变得狂躁,王杰希可以确定,他醉了,清醒的叶修不会说这些的“你知不知道每次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我都嫉妒的发狂!”叶修忽然把王杰希按到床边,按着他的肩,“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啊!”


王杰希吓得眼都一样大了,看着醉倒在他身上,一直吼着“为什么不喜欢我”的叶修,惊恐加麻烦。


细微的开门声让王杰希离家出走的理智回来了,回头,看到的是喻文州“喻……”


“对不起,打扰了。”迅速关门走人。


王杰希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不耐烦的把叶修扔到床上“喜欢他去表白啊!做什么作!”


喻文州苦笑着回去,本来想快死了就死了吧,想告个白什么的,貌似不用了。


 
第二天,叶修揉着因宿醉而疼得要命的脑袋,想到了昨天的一切。表白?对啊,喜欢他去告诉他。表白,去表白,去找喻文州。
 
  只不过,到了喻文州的门前他却不敢踏进去,像是不敢面对什么似地。里面传出的浓郁花香让给他有些懵,这是怎么了?

  推门,几朵淡蓝色的小花涌到脚边,房间里简直是一片蓝色的海!而喻文州躺在正中的床上,阳光打在他脸上,透明而神圣。“文州,醒了吗?”


“文州?”


“文州?醒醒啊!别睡了。”


叶修跪在床上摇着喻文州的肩“喻文州,你醒醒啊!别闹,我还有事要告诉你呢!”


“喻文州!”


………………


有细细的呜咽从门口传来,苏沐橙她们站在那里。


叶修:“你们叫叫他,他生气了,不理我。”


“我昨天不该吼你,我错了,你醒醒好不好,别睡了。”


“文州……”疲惫,绝望萦绕着叶修“别睡了。”


叶修突然低头吻了喻文州的唇“你看,王子会把公主吻醒,你也醒醒好吗?”


苏沐橙哭出了声,这是什么啊!叶修怎么像个傻子!


这么可笑的童话也相信了。


这是叶修吗?


沮丧的像个没家的傻小孩。


那个红着眼睛,抱着早已冰凉的人儿,吻着了无生气的唇的人,真的是那个骄傲的荣耀之光吗?


“喻文州,我爱你。”


  fin


     

孙昰:

算了算了还是穿上衣服吧QAQ

極道畫師:

虽然木办法让大家看完整版的,但我会尽量截的完整QWQ,加快更新速度QWQ,再次感谢小伙伴们的理解~ ​

《极度妄想》(全职黑化!)

夜笙家族学院产粮组:

  ☞类型:黑化同人  连载
作者:毒心玄(微博/lofter @毒心玄 )


【十二】




  也不管双方怎样的风云暗涌,阴谋尽出,终是到了,行动的日子。




  是夜,不输嘉世的豪华保卫阵营出现在展出馆的周围。一切都仿佛倒流回了那个却邪失窃的夜晚。媒体们却惴惴不安,不知这个新晋保卫团体能不能挽回嘉王朝在保卫方面丢掉的面子。




  保卫们一个个精神饱满,时刻注意着风吹草动。




  危机在空气中蔓延,兴奋与恐惧交织。




  “可是啊,”喻文州拨了拨刘海,“蓝雨不是嘉世,我也不是肖时钦。”




  “来吧,斗神,一叶之秋。”喻文州转开蓝牙耳机的开关。




  ……




  叶秋和魏琛并排趴在展出馆正对面大楼的天台上,正用望远镜眺望着一切。




  借着夜色的掩护,几个小组已经分别到达指定的行动地点,只等叶秋总指令一下,一起行动。




  “小罗,你那边可以了吗?”魏琛问道。




  “没问题。”罗辑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此时的罗辑正坐镇总指挥部,面前一个个显示屏出现的画面居然是展馆内部的。




  “已经控制了监控系统,随时可以黑入。”罗辑轻松的说。




  “好。”魏琛放下望远镜,“包子那边?”




  “没问题了老魏。”包子此时正趴在另一栋更高的大楼天台,通过狙击枪的准星可以清楚的看见展出馆的一举一动。关键时刻,包子可以通过制造骚乱来接应他们。




  “干的不错,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魏琛转过头,看向叶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魏,你就别再劝我了。”叶秋淡淡的说。




  “我也不想劝你,”魏琛见他心意已决,只得叹了一口气,“一会儿别冲的太快,我会接应你。”




  “放心吧。”叶秋站起身,“该活的时候绝对死不了,该死的时候就认命。老叶家的人,天生就有一份不同他人的骄傲!”




  叶秋立于茫茫夜色之中,一只脚踏在天台边,猎猎的晚风带起风衣的下摆。魏琛眼睛一花,叶秋的身影似乎就和那人重叠在了一起。




  一叶之秋。




  斗神。




  “呼——”喻文州闭上眼睛,“各小组,汇报情况。”




  “A小组,无异常。”




  “B小组,无异常。”




  “D小组……”




  “C小组?喻队,C小组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喻文州霍然张开眼,眼中锋芒毕露,“遇上了,前五个小组都去支援!”




  “是!”




  “来了,终于来了啊……”喻文州浅笑着,平时温和冷静的眼眸中,染上了嗜战的疯狂。




  ……




  C小组的守卫还在尽职尽责的注视着走廊。这里是拐角处,此人不由得提起了百分之二百的警惕。




  可怜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他们这个小组仅剩的一个人了。




  他不时地转换视角,两条路在他的脚下呈直角向黑暗处延伸,安全出口的惨绿色光芒在黑暗中跳动。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武器。




  敌人会从那一边出现?他不知道,长时间的精神集中让他丝毫感觉不到困意。




  忽然,风声。




  注意力集中的好处就是五感也变得灵敏起来。他挥动起手中的武器,辨别着声音的来处,突然愣了。




  风声的来处,是他的身后。




  他顿时蒙了。怎么可能?两条路都在自己的注视范围之下,怎么可能有人毫无声息的绕道自己背后?




  然而诧异也就到此为止。他的腹部被狠狠的肘击,他痛得脸部都扭曲起来,但是发不出声,攻击者简直是偷袭的宗师,一记重击正打在胃部偏下的横膈膜,那里是神经的聚集处。紧接着喉部一紧,连一声呻吟也发不出,最后,后脑一痛,他彻底眼前一黑。




  一切,从风声响起,到被击倒,不过是眨眼之间。




  失去意识之前,他只想感慨,不愧是一叶之秋啊……




  魏琛抱着失去意识的守卫,将他无声无息的放下。




  “我知道你们为啥说我身手不行了,”叶秋拍拍手,像是要拍走手上打斗留下的尘土,“要是我自己单独对这个人,正面击倒肯定是没有问题,但是他估计也会发出声音警告同伴,那我就抽身不得了。”




  “身法性质不同而已。”魏琛蹲在那里,在守卫身上搜寻着可利用的东西,“我就主要是偷袭猥琐之类,当然要求速战速决,不留痕迹。你刚才先攻击后脑也是正确的抉择。不过要是换成你老哥嘛……”




  叶秋忍俊不禁,“估计他巴不得人来的少吧?”




  “是啊,我老魏见过的人也多了去了,但是你老哥,独一份,就是个怪物。”魏琛站起来,递给叶秋一把短枪,“真是个穷鬼,凑合用吧。”




  叶秋看看魏琛手中的短刀,有些过意不去,“没关系吗?要不枪给你。”




  “哎,你也看着了,我就适合贴身近战。”魏琛比划了两下,“枪给我还没用呢,这个挺好。”




  见他都这么说了,叶秋也不再磨叽,熟练地装弹上膛。




  “不过这么顺利,可是有小罗的功劳。”魏琛朝着监控摄像头笑了一下,然而这个摄像头早就已经停止工作了。




  毫无疑问,罗辑搞的鬼。




  喻文州千算万算,又怎么能算到,这次来的,根本就不是叶修,而是叶秋呢?魏琛,罗辑,包子,无数人的衬托,今天的一叶之秋,再也不是一骑绝尘。




  无数精妙绝伦的计划,都在叶秋的插入下,不攻自破。




  【未完待续】


想看更多浏览器搜索hin萌,寻找作者毒心玄
作者的其他文有在lofter上连载,欢迎关注❤️


-----------end-----------
⊙本号为夜笙家族产粮组,专业产粮,想看什么cp可以私信,尽量满足。想加人产粮组找组长(qq,,10.54.67.86.41),喜欢本组的可以点个关注,加个群(欢迎加入夜笙家族学院,qq,629,456,222)点关注不迷路,本号不定期产粮,绝对高产似那啥,产各种cp,产你喜欢♥
如果喜欢我们,你可以
关注♥☞评论♥☞收藏♥☞转发♥



Aomine青柠:

官方出嘉瑞衬衫惹宝贝们冲鸭!!!!
微博人比较少lof也来热度抽惹 各抽5个宝宝送嘉瑞衬衫8
没抽到的宝宝想买的话链接在下面!
七创社动漫T恤短袖印花图案女男通用凹凸世界嘉德罗斯圆领宽松潮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ut_sk=1.WTmuc4Ku7iIDAAkaEo9S0g6y_21380790_1535533677854.Copy.1&id=576084225359&sourceType=item&price=128&origin_price=239&suid=CD11479F-05B8-4215-BB9F-0C1FD3F429F9&sm=48d9cf
爱嘉瑞爱你们!!!

点电荷:

“雷狮,你想死吗?”x2

雷狮:这格瑞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节日happy